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一章 县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陈桐生出奇混乱了。

    宋川白似乎没有察觉到,还在跟她说关于浦阳的事情。

    浦阳当地民间组织势力称大是一直以来的传统,每届新任县令再是有心整治,那都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的。纵然他不服整治传统,县衙总还有其他本地的官,他们在此地土生土长,都完全认可了“老爹”的存在。更何况在旱涝灾年,甚至于本地历史中记载的战乱年代,都是顶着“老爹”称号的人在带领浦阳人民讨百姓自己的生活。可以说这是一代一代积下来的,对“老爹”以及他手下人的信赖。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宋川白到浦阳仅仅是关停了黑街,而没有把杜善直接打折了扔打牢里去。

    陈桐生问:“难道以前,这里没有,黑街吗?”

    “你回想回想黑街口上的石柱子有多老,就知道了。”宋川白大概地说:“以前是浦阳还乱的时候,官吏腐败压榨百姓,或者山匪纵横到了随意打家劫舍的地步,再远一点,到藩王割据的混乱时候,只有在黑街里是最安稳的。这里有老爹的人掌管秩序,自成一派天地,到了这个地方的人,都不会去触黑街的霉头。”

    这实在是在一定局势下才会催生的地方,动荡年代逼得紧了,民众要造反,给一片净土,地方不大,只要够苟延残喘,都能维持下去。

    后来那些年代过去了,黑街却留了下来。陈桐生看着宋川白,光听这番话,一时还是没懂他为何要关掉黑街。

    宋川白说:“那时候乱,黑街安稳。现在日子安稳了,黑街就是最乱的。”

    分明县衙政令已经颁布,浦阳百姓还要等着老爹放话给主意,在如今已经不像话了。官做的没有官家威严,还管什么事?浦阳县连年的指标难以完成,赋税难以征足限额,连每年的粮食还时时无法按时上交,甚至品质数额对不上号,这都是老爹在的弊端。杜善为了保障当地百姓农户的收入,在灾期做出的一系列举措直接影响了每年对朝廷的特贡,当宋川白发现浦阳的人民遭了灾,不想着上报朝廷,而全指望“老爹”调控浦阳这一亩三分地,还拉着县衙欺上,全然自治的时候,不来好好整治一通都说不过去。

    而真正到了地方,他才意识到根深蒂固的对老爹的服从意识,根本不是把老爹这帮人全抓起来就能完事儿的。更何况杜善并不是什么恶霸人物,他还是很为老百姓着想的,因此宋川白就把人留下来。

    当初赌局,除去杜老爹的两条腿,还有关闭黑街,让他配合官府的要求。

    宋川白没指望一刀切,这种对老爹组织的信任和服从是可以逐渐淡化的,慢慢的老爹年纪大了,而且又逐渐不插手官府指令,等他指一个继承人,宋川白再派人去把这位的思想工作做到位,一代一代的,浦阳人只会觉得是老爹势力淡化了,也会发现没有这种组织也可以平淡过日子,没有黑街,也会少更多的走私交易,这是可以徐徐图之的事情。

    谁知他前脚走,没多久黑街就又开起来,留在浦阳的人给宋川白传信说本地的种种情况。侯爷只是治标不治本。

    宋川白收到书信后只是暂且按下不谈,等到这会出来,顺路就一块儿收拾了。

    当然,后来这些话宋川白都没对陈桐生说。陈桐生一下子也没明白宋川白之所以能怎么清楚,把事情安排地这么好,那都是事先手里有点儿消息的缘故。

    看宋川白读外文萌生出的敬佩之情在此刻又悄无声息地长起来了,陈桐生不禁觉得侯爷说的还是很有道理,于是边听边点头,认为狐狸还是狐狸,跟她从小打交道在刀光棍棒下成长出来的暗部同门就是不一样,跟陈家连她自己也能轻易看穿的小家子斗气也不一样。

    然后陈桐生在脑子里把这番话回味了一下,直觉地抓住了某个点:“为什么,要两条腿?”

    宋川白眯眯笑:“因为他是老爹。”

    陈桐生不依不饶:“为什么,一定要砍掉腿?”

    惩罚杜老爹的方式海了去了,而且陈桐生记着范瑞说,宋川白最先来的时候跟杜善是有交情的,他明显也很相信杜善的人品。宋川白是一个会给人留好路走的人,不到一定的地步,未必会砍掉人家两条腿,而且老爹干嘛非要去做这个赌局呢,他有何处被拿捏住了,要拿着老爹的名号出来做赌?

    傻孩子终于回过神了,宋川白有点欣慰,也稍微意外了一下怎么她次次找问题都这么准。接着陈桐生又道:“飞光。是不是,跟飞光有关?”

    这一下,连站在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