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9章 番外十故事的最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然而张睿这桩婚事并没有成功,他们原打算十月份结婚的,但是就在结婚前几天,张睿却突然宣布取消了婚事,打电话通知到每一个接到请帖的朋友。www.pinwenba.com

    吕多多接到电话的时候,诧异万分:“怎么不结了呢?”

    张睿在电话那头沉默半晌,才说:“性格不合,还是不结了,省得以后再离婚,就更麻烦了。”

    吕多多也不再追问:“也好,结婚还是要找一个合得来的人,毕竟一辈子的事。”

    吕多多挂了电话,跟赵宁肃说:“你知道刚刚张睿打电话跟我说什么了?”

    赵宁肃说:“是不是取消了婚礼?”

    “对啊,说是性格不合,不结了。好奇怪,他们都交往两三年了吧,这会儿发现性格不合了。”吕多多耸肩,她红包都准备好了,突然说不结婚了,真叫人诧异。

    “这也不奇怪,谈恋爱的时候谁不藏着掖着点啊,结婚了后,发现原来那时候都是假象。”赵宁肃将目光转回自己手里的书本。

    吕多多笑起来:“你还真有自知之明啊,我以前也没觉得你大男子主义重,而且还这么懒。”

    赵宁肃眨巴一下眼睛:“有吗?大男子主义我不承认,懒这一点我认了,哪一个男人不懒啊?只要老婆勤快了,老公绝对会懒的。”

    吕多多说:“那我以后不做家务了,你来吧。”

    赵宁肃放下书本,抱住老婆的腰,在她脸上亲一口:“老婆辛苦啦,那以后我帮你一起分担吧。”

    吕多多笑:“那可说定了啊,别耍花腔,说一套做一套。”

    吕多多对张睿不结婚的理由还是觉得有些狐疑,他们这还没到婚后呢,这么快就暴露出性格不合来了?她串门到对面杨茜家里,杨茜有点胎位不稳,这段时间正请假在家安胎。

    “茜茜,你接到通知了没有?张睿说婚礼取消了。”吕多多还处于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

    杨茜点头:“接到了。本来我还犯愁自己去不了,要让你帮我带红包过去呢。这倒好,替我省事了。”她怀着孕,不能去喝喜酒,但是她结婚的时候张睿是去了的,这个红包是一定要送去的。

    吕多多说:“他跟我说是两个人性格不合,所以才不结婚了。我觉得这理由不大可信,他女朋友脾气挺好的呀。”

    杨茜点头说:“医院同事有不少跟张睿的女朋友接触过,说是性格挺好的一个人。主要不是这个原因,我昨天去医院做检查,听见同事在说,说是张睿的女朋友被他们行长潜过,而且一直都没有断绝往来,幸亏发现得早,不然张睿这顶绿帽子是戴定了。”

    吕多多愕然:“啊,怎么会这样?我真替张睿难受,好歹也相处了几年啊,他们应该还是有感情的吧。张睿那么好的人,内在外在哪样都拿得出手,性格也不错,谁嫁了他都是烧高香啊,这女的真不知道怎么想的。”她不由得替张睿不平起来。

    杨茜耸肩说:“那女的家里也没什么背景,能进银行据说也是早就被人看上了。我觉得可能是太懦弱了,舍不得那份高薪工作。”

    吕多多叹了口气:“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女的家里跟我家情况一样,兄弟姊妹也多,她是老大,压力估计比较大。既然是这样,那就不该去招惹张睿啊,真是没良心。还有那个恶心人的行长,也太他妈欺负人了,还有没有把人放在眼里啊,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张睿。”

    杨茜说:“张睿跑去打了那人一顿,还写了一封检举信,我爸那边有消息说,这个行长正在被查呢,我估计这回不得好死了。我觉得分了也好,大错还没有铸成。张睿肯定被打击得不清。所以结婚嘛,还是要找个知根知底的人。”

    吕多多和妹妹银凤打电话聊天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银凤:“妹啊,你知道吧,张睿不结婚了。那个女的一直都在劈腿。”当初知道张睿要结婚的消息时,银凤可是低落了好一阵子。

    “我就猜到了,我看见他QQ签名上写着呢,但是他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信息。”吕银凤说。

    吕多多说:“可能是被打击到了,你给他点时间让他缓冲一下。”

    吕银凤嗤了一声:“他肯定觉得特别没面子,所以才不敢跟我说话。让他去别扭去,等明年我当面过去嘲笑他去。”

    吕多多问妹妹:“你决定来Z市工作了?”

    “嗯,你和我哥都在那边,我去也不错,有人照顾。”吕银凤说。

    吕多多笑起来:“那就太好了。”她也想妹妹过来工作的,但是因为张睿的事,银凤一直都在犹豫,可能觉得隔得远一点,至少她就看不到听不到了。

    吕多多想到一个事:“你那个搞音乐的男朋友呢?”她知道妹妹一直有不少追求者,其中一个搞音乐的,从大学追到她读研,吕银凤从张睿交了女朋友后就答应了那家伙的追求。

    吕银凤说:“早分了。那家伙比我还理想化,他一心想出名,不去找事做,天天在地下通道卖唱。那么多有才华的人,也没见个个都能出名啊。理想的花要有合适的土壤才能绽放,他都没土壤,怎么可能开花。不是过日子的人,还是算了。”

    吕多多笑起来:“分了也好,省得我担心。我怕你们两个艺术家在一起,每天都吃颜料喝西北风,怎么过日子。”

    “那以后我就来投奔姐你了啊。”吕银凤的心情显然很不错。

    “当然可以。”

    很快就到了年底,吕多多考完研,离过年的时间也就近了,她开始准备着回家过年。今年是他们全家第一次回去过年,两个小宝贝想着要去看外婆,高兴得都蹦了起来。吕多多对让婆婆一个人留在家里过年有些歉疚,便想让婆婆一起回去过年。

    牛文洁笑着说:“哪有去亲家家里过年的,你们回去就好,我有地方安排的。以前你们不跟我一起过年的时候,我不也都过来了吗?”

    这话就让吕多多更内疚了,现在好不容易一家和睦了,过年婆婆还是要一个人过,多冷清啊。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