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8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莫小杨下葬的那一天,莫晗出奇地平静。

    人死不能复生,她在无数个眼泪陪伴度过的夜晚后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愿莫小杨来生能投个好人家,无论贫穷富贵,至少平安健康。

    忙完手头的事后,莫晗回莫小杨的小学整理他的遗物。这件事她只告诉了郑老师,其他小朋友一概不知情。

    莫晗背着满满一箱莫小杨的书本和衣服离开校园时,小蜜蜂突然跑到她跟前,塞给她一罐黄桃罐头。

    莫晗愣了一秒,笑起来,替莫小杨谢谢她。

    小蜜蜂随即问起莫小杨的病情,莫晗思索片刻,说:“我们现在去外省的医院看病,要在那里住一两年,等他的病好了就回来。”

    小蜜蜂露出放心的笑容,又问:“莫小杨以后打算考哪所初中啊?我想跟他考同一所。”

    莫晗弯起嘴角,鼓励道:“他应该要考实验中学,你也加油。”

    小蜜蜂志气满满地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走出校门口时,莫晗不知怎么想起了一句诗,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但自欺欺人并不是什么坏事,善意的谎言远比揭露残忍的真相美好得多。

    送走了莫小杨,莫晗的生活也一日日地恢复有条不紊、平平淡淡。

    唯一不习惯的是每个周五的下午都空闲了出来,她穿过空荡荡的客厅停在莫小杨的房间前,总有一瞬间的无所适从。似乎只要推开房门走进去,他仍坐在书桌前焦头烂额地咬着笔头,问她这道题该怎么做。

    后来莫晗又搬了个新家,从最开始热热闹闹的三人到她一人独居,面积越缩越小。家里一个爱干净的人都没有,她打扫卫生的时间全随心情而定,房间也越来越乱。

    *

    公司只批了周远安三天假,逾期每天扣双倍工资,无故消失一个星期视为自动辞职。

    距离周远安回来找她已经远远超过三天的时间,莫晗仍然没有见到他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

    嗓子调养好后,她继续在酒吧唱歌,周远安每天晚上都会来捧场。

    他像个再普通不过的客人,点几杯酒悠然自得地坐在远处,时不时上来与她聊几句,或者点首歌。

    这个坏胚,每次都要点《远方远安》,莫晗还不能公然拒绝他。

    今天王林过生日,一伙人早就商量好演出结束后去撸串,为他庆祝庆祝。

    他们惯例从后门出来,周远安已经摸清规矩,一早就在路边等候着。

    莫晗装作才看见他的样子,热情地招呼道:“哟安妹,你也来了啊!今天王林八十大寿,一起去热闹呗?”

    周远安一时有些恍惚,这个称呼自从他们交往后就销声匿迹,如今不知为何又重出江湖了。

    王林在一旁张牙舞爪:“什么八十岁!老子永远十八!”

    六个人一起向常去的那家大排档出发,老板知道他们是熟客,会给打折。

    选座位时,莫晗坐在大k和阿峰中间,周远安识相地坐在外围。

    莫晗早跟大伙打过招呼,因此饭桌上没人过问她和周远安的事,只一心给今天的寿星灌酒。

    唯独大k心心念念自己是否能替补上位,忍不住向莫晗打探一手消息,鬼鬼祟祟地凑到她耳边问:“莫爷,你跟周远安为什么分手啊?”

    莫晗本来不想回答,实在被他缠得烦了。她煞有其事地压低声音,掩着嘴悄悄说:“他那个不行。”

    大k愣了一秒,随即恍然大悟,拍拍胸脯一脸舍我其谁的表情,“我早说了吧!那小身板一看就知道不行!”

    这个回答很不厚道,但非常有效,大k果然不再刨根问底。

    不巧,今天老板娘不在,看店的是她还在读书的小女儿。

    这种路边小摊最宰人,不是熟客就乱开价,王林装阔气地掏钱包去结账,结果被价钱吓回来了。

    “靠,也太黑了!比平常贵一两百,我跟她说我们常来,她还不信!”他愤愤地踢一脚阿峰的椅子腿,“你去讲讲价!”

    阿峰推脱:“让莫爷去,女的会讲价!”

    莫晗不愿意,“女的跟女的讲什么价啊?没有用。”

    大k:“那就叫个帅哥去!”

    众人一听,颇有道理地点点头,视线齐刷刷地看向周远安。

    “……”

    顶着一道道迫切灼热的目光,周远安不得不从座位上站起来,“……我去吧。”

    五分钟后,周远安和王林结伴走回来。

    王林手里提着个红袋子,笑得小人得意,“还是小安厉害啊,那小姑娘都不好意思抬头看他,不仅给打折,还送了咱们一袋水果。”

    他作势要把钱还给周远安,周远安客气道:“不用了,认识这么久我还没请大家吃过饭,这次意思一下。”

    进过大公司的人果然不一样,说话语气都比以前圆滑了许多。

    王林哪里好意思,两人像塞红包似的推来推去,最后周远安还是没要那钱。

    从大排档出来后,一行人各奔东西。

    周远安执意要送莫晗回家,腿长在他身上,莫晗要赶也赶不走,索性大大方方地让他跟着。

    她上了公交车后就不闻不问地戴上耳机,目不斜视地看着窗外,与外界筑起一道冷漠的屏障。

    周远安时不时侧头看她,着实摸不透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这个女人陷得快、脱得也快,他考虑过最糟糕的结果,无非是她对他避而不见、甚至反目为仇。却没想到她在短短几天之内就调整过来,又回到当初那种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状态,只有他单方面被揶揄调侃。

    他仍然能每天看见她,甚至还能跟她说话。可她越是这样若无其事,他越无从下手。

    公交车停下来,莫晗在这一站下,周远安亦步亦趋地跟在后头。

    莫晗往前走了一段路,突然转过身对他说:“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周远安说:“我送你到楼下。”

    莫晗不想让他知道自己住哪,“不用了,你回去吧。”

    “这一带比较偏僻,你一个人住不安全。”

    莫晗沉默了一会儿,没有预兆地切换话题:“你什么时候回公司?”

    “不回了。”

    “为什么?”

    周远安自然不会傻乎乎地被套话,他不回答。

    “你还是把这个月做完吧,没必要。”莫晗说。

    周元安坚持:“不回。”

    莫晗有些无奈,“我现在过得挺好的,你也过自己的,我不想拖你后腿。”

    周远安说:“你没有拖我后腿,我有自己的打算,你不用为我担心。”

    不想让她有心理负担,他继续说:“我没别的想法,只想看你平安到家,朋友之间……应该不过分吧?”

    莫晗没辙了,招招手说:“走吧。”

    周远安果然将她送到楼下就止步,叮嘱她上楼小心些,晚上早点睡觉。

    他的关怀不露痕迹,丝毫不逾越雷池,令人连拒绝的机会都抓不着。

    莫晗一时无法准确定义他们之间的关系,既不像前任也不像普通朋友,但在与她的初衷背道而驰之前,暂且这样吧。

    到家后,莫晗没急着开灯,摸黑走到自己房间,猫着腰站在窗户后面看楼下。

    周远安还没走,屋里不透光,她能看见他,他却看不到她。

    莫晗近视有点深,眯着眼才能看得清。不确定周远安夹在手指尖的那根细细的东西是不是烟,她下意识皱了皱眉。

    以前明明是只人畜无害的小绵羊,怎么现在都快成百毒不侵的老狐狸了?

    她晃晃脑子,觉得可能是自己看错了。

    周远安似有察觉,微微抬起头朝这边看过来,白皙的脸庞在路灯的衬托下比月光更加清寒。

    莫晗本能地往后躲了躲,心里一时百感交集。

    她伸手把灯打开,周远安看见房间亮了,这才放心离开。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