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角落里的顾九思扑哧一声笑出来,陈慕白嘴角也噙了抹笑,开口解释,“听说这姑娘天天来调戏温让,我捉摸着温让该回击了,今天的戏肯定好看。”

    温让对那句不要脸恍若未闻,“头疼腰疼腿疼肚子疼,能疼的地方姑娘都疼过一遍了,今天又是哪里不舒服?”

    女孩伸出手去,也懒得再扯谎,“哪儿都不舒服,你先给我把把脉吧。”

    一顿窸窸窣窣之后,温让一脸隐忍,“姑娘,是我给你把脉,不是你摸我。”

    “哦。”

    半晌过后,温让冷着脸问,“摸够了吗?”

    “没。”

    在温让冷冽的眼神中某姑娘终于收敛,总算步入正轨,可

    温让微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问,“结婚没有?”

    “没有。”

    “有男朋友没有?”

    女孩看了温让一眼,略显娇羞,“有。”

    温让抬头看着女孩一脸认真的问,“有几个男朋友?”

    “”女孩果然翻脸了。

    温让深知什么是张弛有度,安抚之后方才继续,可一开口

    “女壮士,你有喜了。”

    女孩指着温让的手颤抖得厉害,“胡说!我都没有怎么会怀孕!出家人不打诳语的!”

    温让挺直腰板,“我不是出家人,我有头发。”

    “既然你不是出家人就可以娶我了。”

    “不好意思女施主,出家人四大皆空。”

    “你不是说你有头发不是出家人吗?”

    “哦,我想是出家人的时候就是出家人,不想是出家人的时候就可以不是出家人。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吃一大碗,一睡一整天,我弥陀佛,善哉善哉。”

    “”女孩甩手而去。

    温让转头看着坐在角落里的两位观众,好脾气的问,“看够了吗?”

    话还没说完便看到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僧人出现在温让面前。

    住持一脸的语重心长,磨磨唧唧的说了半天,把简单明了的意思融汇在佛法里,说白了就是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山下的那位女施主很不错,你看哪天天气好娶了啊?

    温让对着专职住持副业媒婆的老头儿看了半天,“住持,你想干嘛?”

    住持擦了擦汗,“她是我侄女。”

    温让不紧不慢的接招,“住持,听说你俗家姓赵,那位女施主可不姓赵。”

    住持面不改色的修补谎言,“哦,她是我小舅子的岳母的外甥的侄女儿。”

    温让继续揭穿,“住持,听说你从小在寺里长大,哪里来的小舅子?”

    住持又擦了擦汗,“哦,她是我”

    温让大手一挥,“够了,住持,她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

    住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脸上的皱纹堆积在一起,“这个嘛呵呵哈哈嘿嘿”

    第二天中午,陈慕白和顾九思午后在寺院里溜达的时候又赶上场好戏。

    温让怀里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和尚,小和尚一身的和尚服,脖子上还挂着串佛珠,倒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女孩指着小和尚问,“这是谁?”

    温让一脸自豪,“我儿子。”

    女孩皱眉,“你不是出家人吗?”

    温让摸了摸孩子光秃秃的脑袋,“谁规定出家人不可以捡孩子吗?”

    “你捡的?在哪儿捡的?那还不还回去。”

    温让有些怅然若失,叹了口气,“在寺庙门口捡的,捡了好几年了,失物招领都贴了好几年了,没人来认领,还不回去了。”

    女孩一脸雀跃,“那你都有儿子了,不介意再多个孩子妈吧?”

    “介意。”

    “为什么?”

    “因为这孩子有妈。”

    “是谁?”

    “我哪里知道。”

    “他不是你儿子吗你怎么会不知道。”

    “不是说了吗,这是我捡的,我怎么知道。”说完温让摸了摸孩子的脸,语重心长的开口,“儿子啊,看到没有,以后不要和这个姐姐玩儿,她傻。”

    怀里白嫩的小和尚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抬起胖胖的胳膊搂住了温让的脖子,不再去看女孩。

    女孩被嫌弃了,再次颤抖着指着温让,“你”

    温让扬了扬下巴,看着女孩不说话。

    女孩“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只能目送着温让慢悠悠的走远。

    顾九思小声问陈慕白,“温让是喜欢她的吧?”

    “温让啊”,陈慕白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他这儿有病。”

    陈慕白和顾九思再次见到这个女孩是在几天后的中午,女孩忽然出现在饭桌上,兴高采烈的从大大的饭盒里端出几盘菜摆在温让面前,最后一碟菜被女孩颤颤悠悠的端出来,最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不负众望的全扣在了温让洁白无暇的锦袍上,原本在一旁边做群众演员边看戏的僧人都停了下来,熟知温让的人都眼角一抽,陷入沉寂。

    半晌,陈慕白缓缓开口,“我记得我小时候不小心把墨汁递到他的袖子上,芝麻大小,他追杀了我整整一个月。”

    声音不大不小,女孩反应倒快,看到温让脸色都变了提了饭盒就跑。

    那天之后便开始下雪,大概是上山的路不好走,陈慕白和顾九思再没见过那个女孩。雪一直到除夕那天才停,顾九思睡午觉睡到天黑都没醒,陈静康照例准备了火锅,回来便看到陈慕白坐在石阶上仰着头看月亮。

    陈慕白听着脚步声回了回神,忽然勾着唇笑了一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能从脚步声辨别出来人是不是她。

    陈静康还没走近,他背对着陈静康问,“她还没醒吗?”

    陈静康把手里的酒壶酒杯放在陈慕白面前,“还没有,少爷,天冷,喝点儿酒暖暖身子。”

    陈慕白接过来,一杯热酒下肚,温热从指尖蔓延开来,他忽然站起来,“跟我去个地方。”

    一间大殿里,陈慕白站在佛像前,看着陈静康点亮两盏油灯,胡子花白的僧人虽不知这两盏油灯是为谁而点,可也看透了这个冷心冷面的年轻人的心事,缓缓开口告诉陈慕白,真心对一个人,不让她受到伤害,也是一种修行。

    陈慕白看着跳跃的火苗,若有所思的问,“若是人已经不在了呢?”

    “若是人已经不在了,便好好对活着的人。”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陈慕白转头看了眼温让,温让依旧是一袭白色锦袍,闲适的迈着步子走近。

    陈慕白挑了下眉,“能说出这话,你大概是决定下山了吧?那盘菜汁是泼到你心里去了吧?”

    温让俊逸的脸庞在昏黄的火光里明显一愣,笑容也敛了几分,半晌才缓缓开口,“再说吧。”

    “果然是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