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0章 番外5 跟着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潘智的书吧基本已经弄得差不多了, 现在就是打扫卫生,往里头搬各种书架和桌椅,还有些装饰品。

    书架都没按常规的方式摆放,横七竖八地放着,书架跟前儿都扔着软垫和豆袋,每一个装逼的角落都争取做到互不干扰, 有相对独立的空间, 但又没有完全遮挡,毕竟真装逼的时候没有观众是会失落的。

    蒋丞和顾飞跟潘智一块儿站在书吧门口, 看着工人从车厢里搬出一个个书架, 然后又开始搬装饰品。

    很多抽象的铜塑作品, 这风格一看就是肖老板的作品。

    “给钱了没?”蒋丞问潘智, “上回我去看她的工作室, 里边儿放着的,随便拿起来一个巴掌大的玩艺儿就得几千。”

    “那你还问,这都几十个巴掌的东西,”潘智说, “我给得起钱吗?”

    “赊的啊?”蒋丞说。

    “我说的代售, ”潘智说, “有人要就卖, 没人要就搁这儿。”

    “真要脸啊……”蒋丞说。

    “相当要脸了, 还有更要脸的,”潘智看了看顾飞,“记得给我带几斤牛肉干, 要李炎推荐的那种贵的。”

    “十斤够么?”顾飞看着他。

    “这我就不好说了,具体多少斤就看咱俩的交情了,你看着办吧。”潘智说。

    “绝交吧。”顾飞说。

    “看看,我们的友谊就这么被牛肉干打败了,”潘智叹了口气,“什么时候回去啊?生日还回去过,咱几个一块儿吃一顿多好。”

    “回来再吃啊,天天吃都行。”顾飞说。

    “咱俩不是绝交了吗。”潘智马上说。

    “哦对。”顾飞啧了一声,走开离潘智三步远站着。

    蒋丞正想说话,潘智的眼神突然看着他身后定住了,他不用回头都能知道后面是肖老板。

    肖老板有个非常霸气的名字,叫肖磐,不过从认识那时起他们就叫着肖老板,一直也没改过来,就连潘智追了人家一年多了,叫的也还是肖老板。

    “肖老板起床了?”潘智打了个招呼。

    “嗯,”肖磐跟他们几个点了点头,从窗户往店里看了看,“这品味。”

    “是不是还可以。”潘智说。

    “这种问题别总问了,容易让自己下不来台,”肖磐说,“弄完了没?去我那儿坐坐?”

    “我们今天回钢厂,”蒋丞说,“一会儿得回去收拾。”

    “哦对,你们说过,真就开那个二手破车啊?”肖磐说,“我车这几天不用,你们开我车回去吧?”

    “不用,也没多远,”蒋丞笑着说,“跑个来回没问题。”

    “行吧,反正你们要用车就跟我说,”肖磐说,“反正你们不用,潘智也得用,他脸可相当大。”

    “我用你车是有原因的,”潘智说,“见车如见人嘛。”

    “我长得有那么丑么。”肖磐说。

    “说实话,”潘智说,“我追过的女孩儿里,你长得真的最难看。”

    “真是辛苦你了。”肖磐冷笑了一声。

    “不辛苦,”潘智说,“痛并快乐着。”

    “一会儿来咖啡吧,”肖磐说,又跟蒋丞和顾飞挥了挥手,“回来了再聚。”

    “好。”蒋丞笑笑。

    在潘智那儿待了没多久,蒋丞和顾飞就走了,因为肖磐邀请了潘智过去聊天儿,潘智简直一秒钟也不能再等。

    “咱这个车吧,”顾飞发动了他们的“二手小破车”,一边倒车一边笑着说,“其实听发动机的声音还是不错的。”

    “嗯,”蒋丞点点头,“要不是你蹭了车也不修,它看外壳也是挺不错的。”

    “小刮小蹭就懒得弄了,”顾飞说,“反正到时你要买好车的。”

    “我?”蒋丞看着他。

    “是啊,”顾飞说,“外企金领,你……”

    “你觉得,”蒋丞笑了起来,“我会在有车的情况下再去买辆车吗?”

    “不会,”顾飞叹了口气,“我觉得你自行车都不想买。”

    “嗯,这车反正就这么跑着先吧,什么时候轮子掉了装不回去了再说,”蒋丞把副驾椅背往后调了调靠着,“其实以前我就特别喜欢这种感觉。”

    “我开车送你的感觉吗?”顾飞问。

    “嗯,”蒋丞偏过头,“从小馒头那时我就挺享受的,一个空间里,就咱俩,外面刮风下雨是冷是热,都不影响。”

    “我也挺喜欢的,”顾飞说,“但跟换个好车不冲突吧?”

    “跟咱俩的钱冲突,”蒋丞想想又乐了,“你说的好车,是相对现在这车来说的吧?”

    “嗯。”顾飞也乐了。

    他们现在开的这辆车,是让专业人士刘帆帮着挑来的,不到八万,同等价位里综合条件还算很不错的那种。

    “你说的好车,是不是也没超过二十万啊?”蒋丞边乐边问。

    “不然呢,”顾飞笑着,“其实我也挺抠门儿的。”

    “那可以,我们可以考虑明年换辆不超过二十万的车。”蒋丞很严肃地点点头。

    “好车。”顾飞补充。

    这几年他俩的生日,都统一按蒋丞的日子来过,因为离得太近,一个月过两回生日,有点儿太复杂了。

    以往就是吃喝,礼物有时候送,有时候没有。

    大概因为今年是蒋丞毕业,所以顾飞想过得正式点儿。

    “要带什么东西吗?”蒋丞问,“给你妈和刘立的。”

    “不用,给打个红包就行了,”顾飞说,“买东西也摸不透他俩的想法,上回我给我妈买那个胸针,拿回去就一直放床头一直也没用过,问她为什么不用,她说没衣服配。”

    “披肩呢子外套什么的不都能用么?”蒋丞说。

    “所以不知道她想什么,”顾飞说,“给刘立买个刮胡刀,他说他胡子硬,电动的刮不动,给红包省事儿。”

    “那行吧,”蒋丞笑着点点头,看了看顾淼,“二淼,你的行李自己收拾吗?”

    顾淼点点头。

    “那……”蒋丞刚想说你去收拾吧,顾淼已经转身从她自己屋里拎出来了一个大包,哐地一声往他脚边一扔。

    “好。”顾淼说。

    “就待……两天。”蒋丞看着这个包,比他和顾飞俩人的加一块儿都大一圈了。

    顾淼没说话,把包又往他腿边踢了踢。

    “行吧,反正有车。”蒋丞起身拎了拎那个包,死沉,不知道里边儿都塞了什么。

    顾淼现在是个大姑娘了,他俩也不可能翻顾淼的东西,反正她自己愿意带着的东西一大堆,就平时出门的时候背的包,拎一下都能吓人一跳,跟背了一兜砖似的。

    早上吃完早点,他们就拎着行李往车上一扔出发了。

    后座是顾淼的地盘,抱着肉肉,耳机一扣,看着窗外,跟入定了似的能一看一小时不带动的。

    现在肉肉是个成年大胖猫,比小时候稳重了很多,加上胖了也不愿意多动,所以一人一猫在后座上安静得跟没人一样。

    “听广播吗?”顾飞问。

    “听吧,”蒋丞按开了收音机,“我干点儿活。”

    “一会儿晕车了。”顾飞说。

    “坐你的车从来不晕,”蒋丞从包里抽出笔记本打开了,把腿架到了仪表台上,“潘智的车我就晕,他开车那样子总感觉警察要来查酒驾。”

    “你没坐过我的长途车呢。”顾飞说。

    “……那我是不是应该好好体会一下。”蒋丞说。

    “是啊,把你的活儿收起来吧。”顾飞说。

    “下周要交,”蒋丞笑着说,“我还是一边干活儿一边体会吧。”

    顾飞把广播声音稍微调低了一些,看了一眼后座入定的顾淼。

    这车的音响很差,听音乐都有年代感,听广播的时候音质就更不用说了,不过这种声音在此时此记得,却更能给人“在路上”的感觉。

    开着二手旧车,带着男朋友和妹妹还有一只猫,飞驰在路上。

    听着嘶啦嘶啦的广播,感受着车子仿佛不存在的避震……不完美甚至会让人觉得有些辛苦的旅程总会让人有种相依为命浪迹天涯的故事感。

    当然,虽然觉得这也很不错,他还是想要买一辆不超过二十万的好车。

    车上了高速之后没多久,大概也就一小时不到,副驾上赶活儿的蒋丞就没了动静,顾飞往那边看了一眼,发现他已经抱着笔记本睡着了。

    顾飞轻轻叹了口气,这应该是昨天就没睡好,昨天晚上蒋丞一直弄到两点过了才上床,今天又起得有点儿早。

    其实他知道蒋丞自己不觉得自己有多辛苦,从高考一直到本科再到研究生毕业,差不多都是这样拼着的节奏,学习和兼职从来都没放松过。

    按说这样的生活都是常态了,但他还是心疼。

    他自己也很忙,工作室助理的各种工作不少,他还要跟着学东西,还要自己拍照片,也是各种接活儿,但他也不会怎么心疼自己。

    就只是心疼蒋丞。

    路过休息区顾飞停车的时候,蒋丞哼哼唧唧地醒了:“到了?”

    “真乐观。”顾飞说。

    蒋丞往车窗外看了一眼,看到了休息区的牌子,笑了起来:“我以为我睡了很久呢。”

    “二淼去厕所吗?”顾飞回头问顾淼。

    顾淼把肉肉塞回猫包里,下了车。

    “丞哥,”顾飞胳膊架在椅背上看着往厕所走过去的顾淼,“你看。”

    “大姑娘了,”蒋丞转头也看着顾淼,感叹着,过了一会儿又啧了几声,“你看那几个男的。”

    “漂亮大姑娘,有人盯着看也很正常啊,”顾飞说,“丞哥,再有人追她,你可不能再追着人打了。”

    “我没打人,”蒋丞笑了,“我就是……骂几句。”

    “咱俩得适应,就这种情况,”顾飞说,“她现在也还行,能分得清别人的好感和……操。”

    那边车旁边一直盯着顾淼的几个年轻男人冲顾淼吹了几声口哨。

    顾飞和蒋丞都没说话,直接一转头都下了车。

    顾飞绕过车头的时候蒋丞已经跨着大步往那边冲了过去,他赶紧跑了两步拉了蒋丞一把:“别急。”

    “我抽他们。”蒋丞一脸不爽。

    “先……我想看看顾淼怎么处理。”顾飞说。

    蒋丞看了他一眼,没出声,转身又过去拉开车门,把一个卸车轮的十字扳手拿出来放到了副驾旁边,靠在车门边瞪着那边。

    顾淼个子还是挺小的,但实打实已经是个漂亮的大姑娘了,每次蒋丞看到她都会有些担心,她跟不上外表的心智会被人欺负。

    顾飞说要看看她怎么处理,他也想看看,毕竟平时他们不可能总跟着顾淼,她会碰上各种各样的事。

    比如现在这样的情况,一般女孩儿不会理,有更过份的举动时可能就会走开或者骂人,但对于顾淼来说,口哨在大多数情况下,并不代表恶意,她自己没事就喜欢吹口哨。

    不过那几个人吹过口哨之后,她没有什么反应,目不斜视地甩着手大步往前,走进了厕所。

    “没事儿。”顾飞退回来跟蒋丞一块儿靠在门边。

    “我看那几个不是什么好东西,”蒋丞说,“就是小流氓,连钢厂级别都够不上。”

    顾飞笑着啧了两声。

    “你别啧,”蒋丞笑了笑,“当初你们那几个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

    “看走眼了吧。”顾飞说。

    “只能说一开始没有通过表象看到本质,”蒋丞回手拿了杯子出来喝了口水,“你的本质还是很英俊的。”

    顾淼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大概还洗了个脸,她洗脸一向野蛮,这会儿也差不多,泼了一脸水,头发都湿成一绺一绺的了。

    “直接洗了个头。”蒋丞叹了口气。

    “去厕所吗?”顾飞问。

    “嗯。”蒋丞看顾淼那边也没什么事,关上车门。

    正要往厕所那边过去的时候,那帮人冲着顾淼说了几句话,听不清是什么,顾淼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他们。

    几个男的笑着又说着什么,往她旁边走了过来,还往这边看了看,不过蒋丞和顾飞这会儿站在树和垃圾桶后边儿,他们估计是没看到。

    “这不行了吧,得过去。”蒋丞说,在休息站碰上这种事儿机率实在是太小,一个个都累得很,忙着吃东西上厕所的,居然还有人有心情调戏小姑娘,简直神奇。

    “嗯。”顾飞点点头。

    他俩刚要迈步,就看到顾淼一挥胳膊。

    “哎!”顾飞喊了一声,往那边跑了过去。

    顾淼一拳抡在了一个男人的下巴上,砸得那人往后猛地一仰。

    “怎么还动手了!”蒋丞也吓了一跳,赶紧跟上。

    那人明显非常震惊以及恼火,抬手就一个巴掌往顾淼脸甩了过去。

    蒋丞和顾飞离着还有几米远的距离,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赶在这巴掌之前到达了,他就觉得自己的火冲到了头顶。

    但顾淼的反应速度却有些惊人,她居然一抬胳膊挡掉了这一巴掌,同时又身体一倾,对着这人一拳砸了过去。

    又是下巴。

    “二淼!”顾飞过一把把顾淼拉到了自己身后,盯着那几个人,沉着声音,“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问我们?”那人一脸怒气,“我他妈还想问她呢!”

    “二淼,”蒋丞搂过顾淼的肩把她拉到一边,“为什么打人?”

    “傻。”顾淼冷着脸。

    “他们傻?”蒋丞问。

    “我傻。”顾淼皱了皱眉。

    “他们说你傻?”蒋丞又问。

    顾淼点了点头。

    “打个招呼要个联系方式,”那人扯了扯嘴角,“她瞪着我们也不说话,就问了一句她是不是傻的,就他妈动手啊!”

    “你电话多少?”蒋丞看着他。

    那人愣了愣没出声。

    “你他妈傻逼么?”顾飞紧跟着问了一句。

    “我操!”那人一瞪眼睛就要往前冲。

    “来。”顾飞偏了偏头,脖子“咔”的响了一声。

    蒋丞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这人什么时候拾取了这个技能?

    不过这一声“咔”,和顾飞大概这辈子都磨灭不掉的那种匪气,加上又是休息站这种地方,那几个人拉住了要往前冲的这位。

    “算了,我看那女的有毛病。”一个人说。

    “你说什么?”顾飞冷着声音。

    几个人没出声,转身往自己的车走了过去,顾飞突然吼了一声:“我问你说他妈什么!”

    那几个人先是一愣,接着动作跟开了三倍速似的突然唰唰地拉开门都上了车,没等顾飞再开口,车嗖地一声开走了。

    顾飞转过头看着顾淼的时候,她突然笑了起来,笑了好半天才停下。

    “你先回车上,”顾飞说,“一会儿哥哥要跟你谈谈。”

    “谈什么?”蒋丞问。

    “你教过她打人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