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章 独留半面妆(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周生,单名一个辰。

    周生,辰。

    周生辰。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船外细雨绵绵,没有风。

    船内,那竹帘上的光影被无限拉长着,微微晃动着,隔壁的年轻人也怕打扰他们,并没有大声说话。所以她只听得到他,他也只能听到她。

    她轻轻呼出口气,低声说:“公子的名讳……小女曾听过。”

    他眸光清澈:“于何处听到?”

    她仿佛认真:“公子盛名在外,自然是百姓口中听到的。”

    “哦?”他笑,“都说了些什么?”

    时宜轻着声音,望着他的眼睛,“醉卧白骨滩,放意且狂歌。一壶酒,一匹马,世上如王有几人?”

    周生辰略微沉默,仔细品味她的话。

    他想,他猜到了她所指何人:“你很喜欢那个小南辰王?”

    “你知道?”

    “知道,”他告诉她,“他在周生族谱上,我的名字就取自他。”

    “对……”她恍然,“小仁和我说过。你族谱上的人,记载可比民间的多些?”

    “只有寥寥几句。”

    “那个太子妃呢?”

    “崔氏女?”

    女子名讳,本就难有记载。如“崔氏女”这种,已是因为她身份尊贵,有所厚待。

    “嗯,有吗?”她轻声追问。

    周生辰略微回忆,摇头说:“没有。”

    悠悠生死别经年。除了她,真的不会有人再记得。

    她有一瞬失神。

    船微微晃动,船家说雨似乎要下整晚了,还是尽快靠岸,让客人都来得及回去。船从古树围就的帷幕下驶出,沿来时的路回去。离开屏障,有不少雨水溅入,两侧有雨水,躲自然是没处躲的,周生辰随手把外衣脱下来,盖在她腿上。

    他自己的裤子,没一会儿就淋湿了。

    今晚之前,仍旧还有些夏日余温,可这雨,却真是落了秋意。

    她只是湿了裤脚和鞋,就觉得冰冷难耐。

    他去车里拿雨伞接她,一来一回,连衬衫都湿透了。两人上车后,他从后备箱的小箱子里拿出两条运动裤和衬衫,折身回来,放下座椅,把其中一条长裤给她:“有些大,先换上。”幸好此时时间晚了,停车场已经没有人。

    “嗯。”她接过来,在狭小的空间里,慢慢脱下长裤和鞋袜。

    再套上他的,何止是有些大,还很长……

    她光着脚,踩在裤脚,完全都不用穿鞋。

    她长出口气:“今天才发现,你比我腿长这么多。”

    周生辰觉得有趣,多看了两眼。

    他拿着一件干净的衬衫,叠好放在她脚下,手碰到她的脚,冰冷吓人:“很冷?”

    “有一点儿。”她已经有了些淡淡的鼻音。

    他就势握住她的两只脚,放到自己膝盖上,轻轻给她揉搓着。

    时宜有些意外,顺从地任由他这么做。

    他从来不擅长说表达感情的话,却会在两人相处时,偶尔做些事情,让她能踏实感觉到他的感情。不炙热灼人,却慢慢深入。

    有空调热风吹着,还有他的动作,让她脚慢慢暖和起来。

    时宜动了动脚。

    他抬眸看她:“暖和了?”

    “嗯,”她催促他,“你快换衣服吧。”

    她收回腿,踩在他垫好的干净衬衫,把放在后座的衣服递给他。

    周生辰迅速换着衬衫和长裤,等他穿好长裤,她接过湿衣服,扔到后座,忽然感觉他靠近自己。清晰温热的气息,模糊她的意识,她也侧过头,碰到了他的嘴唇。

    两个人无声地在车里亲吻。

    从身体冰凉,到有些燥热难耐,她手指搅着他的衬衫,碰到他的胸口。

    忽然察觉这里是停车场。

    她推推他,低声说:“回家了。”

    他吻了吻她的脸,说了个好字,这才把衬衫纽扣都系好。

    车开出停车场,他忽然想起什么:“等到婚礼日期确认,安排我母亲和你父母吃饭,好不好?”时宜愣了一瞬,意外地看他,眼睛里都是惊喜:“真的?”

    他莞尔:“真的。”

    两人的婚期并没有最后确定,这是时宜的意思。

    她想在文幸的手术后,再举办婚礼。毕竟在这之前,周生辰的半数心思都在文幸身上,而她也和他一样。不过,她倒是很肯定地告诉父母,已经开始准备婚礼了,她相信周生辰,既然已经安排王家婆婆订做礼服,就说明他在家族的事情上,已稳操胜券。

    这天她在录音棚录音,而这个录音棚刚好在电视的大楼内。

    顺便和宏晓誉约了吃午饭,准备聊一会儿,就正式开工。

    两个人没太讲究,就在附近的小饭店吃的。

    菜上来没多会儿,宏晓誉就说起了她那个男朋友:“时宜,我和你说,我觉得我真心实意了,我想结婚了。”

    她笑:“先让我吃饭。”

    “不行不行,你要陪我说话……”

    “好,你说,我听着。”

    “嗯……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就觉得,他人品很好,那种从骨子里的好,能感觉的到,”宏晓誉想了想,说,“和你那个科学家不同。你的科学家感觉有点儿不食人间烟火……让人很有距离感。”

    “有吗?”时宜倒是觉得挺正常的。

    “不食人间烟火形容男的,好像有点儿怪,总之就是好像绝大部分事情,他都不太在意。你们一起……和谐吗?”

    时宜被问得真是……看了她一眼,没吭声。

    “很好?很不好?”

    “好了好了,”她推给宏晓誉一杯茶,“换个话题。”

    平时她工作时间,都是从中午十二点到晚上十一二点。

    因为刚才大病初愈,她开工前半个月,都会录到九点结束。今天因为录音师有事,到八点多,就已经收工了。

    她给周生辰打了个电话:“我提前结束了。”

    “好,我大概三十分钟后到。”

    “不急,”她坐在沙发上,从身边架子上抽出本业内杂志,“我在这里有地方休息,你做完事情再过来好了。”

    “好。”

    周生辰挂断电话,看坐在身侧的佟佳人。

    他刚才进停车场,就看到她站在自己的车旁,有了四五个月的身子,身边却没有跟着任何人。他不知道她来的目的,只是请她先上车再说。

    他们在车上谈话,林叔便下了车。

    “是时宜?”

    周生辰笑了笑,没说话。

    佟佳人没有立刻说什么,只是轻轻拉了拉自己的手套,用余光去看他。

    身边坐着的周生辰,仍旧是喜欢素色的长裤,淡色的格纹衬衫,套上西服便能会客,换上白色长褂就能进实验室。这才是她放在心里的男人,和各种肤色的人一起,毫无国界地交流,做着对人类有益的事。

    她想起,她第一次见到实验室外的他,不同于往常的周生辰。

    他正在和一个黑人争论着什么,专注而激烈,她听不懂。

    他十四岁进大学,就已经和她隔开了两个世界,她拼命地追,也只有资格在某些形式大于实质的会议上,可以和他一同被邀请,如此而已。

    他的精神世界,是她一生的目标。

    佟佳人一瞬,想到的是曾经的过往,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为了什么来见他。是为能安静地和他相处几分钟,还是为了……

    “我不会把事情做到最坏。”

    最后,却是周生辰先开口。在她未说话前,先告诉了她要的答案。

    他坦言:“我们始终是一家人。”

    他的宽容,让她再无话可说。

    自从叔父回来,周文川做出的种种动作,都让她为之不齿。

    她从未见过如此动荡的周家,老辈都充耳不闻,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