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 妈妈 第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九十年代,她拥有一部BB机。美国人给她信息,对她说:“你值得更好的生活。”

    几年不见,从不回话。可男人从未放弃她。他回国,寄来他家的照片。男人站在院子里浇水,笑得阳光灿烂。身后那一栋房子,是浅蓝色的。雪白屋顶,黄色窗框。她对着那房子看了很久,觉得比她大学里的礼堂还要气派。

    “I'mwaitingforyou.”

    女儿初中快毕业的时候,她终于决定走了。

    也不为了别的,只为女儿已经长大了。

    她等着女儿长大,正如16岁的时候,等着自己长大。

    盼着自己高中毕业,成为大学生,成为真正的女人。真真正正和她的老师做爱,恋爱,结婚。

    17岁时,初恋化为泡影。37岁,幸福终于等到了。

    16岁,她一个人离开父母,住进四合院。读高中,谈恋爱。16岁,她把女儿一个人丢在这里。穿着花裙子,提着一个很小的行李箱。坐了12个小时飞机,又坐了三个小时大巴。敲门,男人开门,什么话也没说,只把她连连吻了一夜。

    第一次婚姻,磕磕绊绊。在美国的生活也不容易。她受不了凡事仰仗自己的男人,就出来读书,出来工作。他们吵架,吵得邻居报了警。可男人对她从不动手,无论她多么激动多么无理取闹,男人也只是吼叫。吼完之后,再抱住她。

    这样的生活过了四年,他们还是离婚了。

    男人出了轨,和他青梅竹马的金发女人搞在一起。这有什么可责怪的呢?她压根就没有抓奸,是男人哭着来告白。

    他们两个都哭,他们都舍不得过去这幸福的生活。

    离了婚,四十岁的程玉峰还是美。

    她生活四年的地方,只是美国西部一个最最平凡的镇子。那样声势浩大的房子,在美国不过像茅草屋。一个街区的邻居都是胖大婶,她们高兴起来就拍她,拍得她肋骨嘎啦嘎啦直响。可程玉峰永远美丽。她不需要工作的日子,就做一大盘辣子鸡,送去邻居家。

    离了婚,挥别邻居,她又提着小小的箱子走了,去北方。下火车的时候飘着大雪,她伸出舌头舔了舔雪花。

    她想起生孩子的那一天。想起月子里,她爬起来吃的那三个肉包子。

    摸摸肚子饿了,路边吃一份汉堡。什么也不如那三个肉包子香。

    她考进不错的大学,攻读硕士。在学校里认识了她第二任丈夫。

    又儒雅又温和的男人,比她大十几岁。多像她的历史老师,多像她的父亲。他在床上从不急躁,就像小火慢炖的鸡汤。高潮来临的时候,鲜得咬掉舌头。

    50岁,她又怀孕了。生下来一个小小的混血的女孩。

    老骨头差点碎了,可这个女孩,是她最爱的孩子。她单独跟孩子在一起时,就对她说中文。

    孩子取名叫Neva.是雪的意思。生孩子那一天,窗外下起鹅毛大雪。

    丈夫对孩子疼爱入骨。他已经六十多岁,夏天带孩子进山采蘑菇,冬天拉着雪橇带孩子滑雪。可孩子三岁那一年,他心脏病突发,死在院子里。

    丈夫的骨灰盒埋进院子,摆了一块小小的石头在上面。程玉峰每天都站在院子里浇水,清水浇在丈夫坟头,她哈哈地笑。

    就像他还活着的时候两个人用水管子互相嬉戏一般。

    55岁,程玉峰带着孩子回国。

    小女儿长着一双碧蓝的眼睛,一头小卷毛。一路上人人都爱,中国人都爱逗她。她说起话来软软的带着美国口音,把大伙都逗得合不拢嘴。

    提前打了招呼,大女儿来机场接她。她居然带着一个小女孩,跟Neva差不多大。

    “你怎么没跟我说你生孩子了?”她拉着女儿的手问。

    这个大女儿,从小就胖。现在也胖。可她看得欢喜。这孩子出生的时候那样瘦骨嶙峋,这一身的肉,都是她一口一口喂出来的。

    女儿翻一个白眼:“我哪里找得到你啊,我的亲妈妈。”

    “我不是你的亲妈妈,难不成你还有别的亲妈妈?”

    母女两个嘻嘻哈哈。

    她外孙女叫珍珠。小孩儿英语说得很好,Neva发现可以说英语了,再不吐一句中文。两个小孩玩成一团,珍珠也不喊什么小姨。

    谁的小姨比自己还小?

    国内跟她走的时候完全不同。程玉峰觉得,她坐在出租车上的样子,比她头一次到美国的时候还要土气。这里那里,看个没完。

    “我们四合院还在不在?”

    “在呢,年轻人都搬走了。好像王婆婆还在里头住着。”

    “回头我去看看。”

    “你这是从国外回来,要回去杀杀她的威风?”女儿笑着逗她。

    “小孩子什么也不懂。”她瞪她。

    女儿把这些年的经历给她讲了讲。吃了苦受了伤害,离了婚,带着孩子。好在现在一切都好,女儿的脸红扑扑的,很喜兴。

    “那你和一个非亲非故的老头住在一起?”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