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4.我啊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订阅超过七成会有惊喜

    迎念听父母一说, 奇怪:“现在非年非节,过暑假的时候,为什么突然要请全家一起吃饭?”

    迎耀行告诉她:“你大伯刚谈成一桩生意, 然后刚好你大伯母今年过半整生日, 生日当天他们一家人在家过, 请全家人聚到一起吃饭当是提前庆祝。”

    迎念不想去, “要不你和妈妈去吧?”

    迎耀行面露为难,倒没多说别的, 在她身旁坐下, 语气温和:“念念还在生爷爷的气?”

    “嗯。”她直接了当地承认。

    “我知道你爷爷确实做得挺过分的, 你和你妈妈都受了不少委屈。除了过年过节, 我也不愿意你们和他见面。只是, 你大伯从小到大对你一直都挺好的, 小时候我和你妈有一阵不方便,你大伯母替我们照看了好几个月。”迎耀行叹气, “你大伯打电话给我,还让我特意带上你一起去。”

    迎念父母为人处事样样都没得说,但凡别人对他们家有一点好,他们必定会数倍以报。大伯母照看她的这段往事, 迎念听他们说过不下十遍。

    当然大伯一家向来也的确对她和颜悦色, 整个迎家上下,迎念只和他们一家人亲近些, 其他的, 几乎可以算是半个陌生人。

    “可是……”迎念摸摸后颈, 心虚,“上次我跟爷爷吵架,咳,把家里和我同辈的都骂进去了,大伯家的弟弟……”

    关岚秋伸指戳她的额头,在她身边另一侧坐下,嗔道:“你还知道?哪个叔叔伯伯姑姑家的孩子没骂到?自家哥哥都被你骂进去了!跟你哥通视频电话的时候,我跟他一说,他委屈的呀,说你发起脾气来,连自己亲哥哥都不要了!”

    迎念抱着她手臂开始耍赖,“哎呀你怎么告诉他!我不是故意的,当时在气头上没想那么多嘛,难怪哥不接我视频了,我给他发消息他每次都过好久才回我……”

    迎耀行笑道:“你还有怕的时候?”

    关岚秋趁机教育:“下次不能这样了知不知道?骂人嘛,要逮住正主骂,不要波及无辜的人,这样容易误伤。”

    “对,你妈说的……啧?”迎耀行刚想附和,咂摸两下品出不对味,“怎么这样教孩子?”

    逮住正主骂,这不是教迎念和她爷爷吵架嚒?

    关岚秋冲他翻白眼,“哼,咱爸,碰见一回就给我们母女俩甩一回脸色,我是儿媳妇,孝道压着,不能说什么。但我女儿可不随便受气!”

    迎念笑嘻嘻扑进她怀里,“妈你真好!”

    迎耀行哭笑不得:“……爸爸就不好了是吧?”

    迎念窝在关岚秋怀里,冲他笑,不说话。

    迎耀行搡了搡她的发顶,说回正事:“这次大伯请客,他电话里说了一定要你去,你就给大伯一个面子好不好?”

    迎念想了想,轻叹:“好吧,我跟你们去就是了。”

    ……

    为了庆祝生意顺利谈成以及妻子即将到来的生日,大伯在市内高档酒店订了一个大包厢。

    迎念和父母到的时候,其他叔叔伯伯们几乎都到齐。虽然和他们不亲近,迎念还是遵循该有的礼数,在和大伯及大伯母问候之后,也同别的长辈道好。

    只除了谦谦一家。

    婶婶蹲在沙发旁陪表弟谦谦玩变形金刚,迎念没走到那边去,也没打算过去,直接省略了和她打招呼这一步。

    见迎念一一叫了其他长辈,却不叫自己,婶婶站起来,到正在和兄弟夫妻说话的迎耀行夫妇面前。

    “哥,嫂嫂,来的这么晚?”她插话,笑道,“哟,你们家念念脾气可真大,还在记恨上次我们谦谦和她闹的小矛盾?满屋子这么多人,挨个都叫了一遍,只当做没看到我和她叔叔,气性还真是不一般哈!”

    迎耀行道:“女孩家,脾气当然要大一点,不然走出去被别人欺负,我们做父母怎么能放心?”

    他虽然面上带笑,可语气却分毫不让。

    面对父亲迎照国,迎耀行那是没办法。老父母含辛茹苦把他们养大,培育成才,即使很多时候不同意他们的想法和作为,也没办法真的和他们计较。

    可家里其他的兄弟姐妹们就不一样了。谁要是动他家两个宝贝孩子,有理便罢,没理,那就不是随随便便能过去的。

    迎念和谦谦的事他们早就问清楚,明明白白地摆在那,就是自己女儿吃了亏,被人欺负,她气性大又怎么样?

    迎耀行可不觉得迎念这会儿不和她婶婶打招呼做得有多不对。

    她大伯家的弟弟第一个上来叫迎念姐姐,迎念其他的堂表兄弟看到他们进屋,也都知道过来和迎念礼貌性地打声招呼,唯独谦谦,坐在地上玩得不亦乐乎,根本没把姐姐放在眼里。

    先是有过节在前没有说开,现下谦谦一家本身也算不得多有礼貌,既然这样,迎念当做没看到他们,迎耀行觉得完全没问题。

    说白了,其实还是气他们欺负自己女儿。

    婶婶在迎耀行这碰了个软钉子,一番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硬生生憋回去。

    父母和其他亲戚寒暄,迎念找了个位置坐下,如往常一般独自坐着玩手机。

    没多久,小姑一家到了。江嘉树随父母和长辈们问好,迎念见他看见自己两眼放光,寒暄完提步就要过来,正准备好耳根爆炸,门正好被推开。

    迎照国夫妇来了。

    包厢里所有人都迎上去,大家长受到最高程度的重视。

    只有一个人,无视“权威”。

    迎念。

    她老神在在安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