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六章 傀儡之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顺德到来完全出乎众人的意料。

    外间的天空被烧得犹如血色。

    空明眉头紧皱,立即便出了门,洛锦桑也连忙跟了上去。

    没过多久,北境城中,不少驭妖师与妖怪皆御风而起,集结着往边界而去。

    纪云禾光是通过侧殿的窗户,便看见了不少外面御风而起的人们,犹如雨点一般往边界而去。林昊青抹干净了嘴角的血,这才道:“慌什么。”他有几分自嘲道,“这还只是她百里之外的力量呢。”

    林昊青一言,使纪云禾神色更加沉凝,纪云禾望向林昊青:“她还在百里之外?”

    “她借思语看到了我,我自然也看到了她。”林昊青道,“她现在虽在百里之外,但你我说话的功夫,或许她便到几十里外了。五行为木,御风之术本就胜过他人许多,她如今身体之中,又有大国师与青鸾之力,操纵天下之风,于她而言,也是易事。”

    顺德公主还在北境边界百里之外,边界离这驭妖台,又有百里的距离,而刚才顺德竟然通过思语,看到了林昊青,而后操纵风起

    纪云禾扫了一眼屋中散落的物件,最后目光落在长意脸上:“顺德的力量比我们预估的更加不可测,结界是我打下的桩子,我得去边界。若结界破了,我也会诱顺德前往雷火之处。长意清醒之前,便由你帮我守着他吧。”

    她说罢,转身要走,林昊青唤的是她的名字,却只看着床榻之上的长意,没有看她:

    “莫要拼命。”

    四个字,在这样的时刻脱口而出,这或许是林昊青与她说的,最像家人的几个字。

    纪云禾嘴角微微动了动:“好。”

    纪云禾踏步出了侧殿,身后九条黑色的狐尾在空中一转,她身影如烟,霎时划过天际,融入外面的“雨点”之中。

    林昊青走到还在床榻上的长意身侧,他看着尚还闭着眼睛的鲛人,鲛人修长的指尖微微一颤。

    林昊青道:“她会没事的。”

    颤动的指尖,复而又归于了平静。

    纪云禾赶到边界的时候,看到的一幕,万没想到。

    她一直以为,顺德只有自己孤身一人了,却没想过,她竟然可以用术法捏造属于她自己的一对傀儡大军

    在边界巨大的结界之外,难民已经不见踪影,触目可及的,皆是身上微微泛着青光的顺德的傀儡!

    他们表情空洞,神情呆滞,每个人的眉心都连着一条青色的气息,遥远的引向南方的某一个点。他们像没有知觉的蚂蚁,听从蚁后的命令,前仆后继的往前行径。

    操纵他们的木系术法在触到高耸如云的火焰城墙之后,他们便立即被焚毁。

    空气中,一时间弥漫的都是焚烧的焦糊臭味与飞灰。

    纪云禾站在城墙之上,远远眺望而去,只见在那青色光芒的最终端,有一人还是一身红衣,她赤脚坐在数十人抬着的轿子上。

    这一幕,让纪云禾霎时想起了许多年前,她在驭妖谷,第一次见到顺德的模样。

    高傲,冷漠,生杀予夺皆在她手。

    只是相比当时,她的形态更添几分疯狂。她在轿上饮酒,用完了那酒壶,便看似随意的往前一扔,酒壶携着她的术法,远远飞来,重重撞在火焰城墙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

    明明只是一个看起来小得不能再小的酒壶,将火焰结界砸出了一个破口,整个结界重重一颤,只是下方的火焰很快又烧了上去,将上方的破口弥补。

    结界之内的人无不惊骇。

    顺德见状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她的笑声随着风,传遍北境旷野,令所有人心脉震颤。

    她的轿子停在离结界百十丈处。她一抬手,手中青线转动。

    下方的傀儡们额间青光一闪,脚步慢慢加快,到最后竟然疯狂的跑了起来,他们一个接一个,不要命的撞上结界,宛如飞蛾扑火,一时之间,结界下方一片尘土飞扬,飞灰腾起,遮天蔽日。

    结界将所有的尘埃与混乱都挡在外面,但这不要命的前仆后继,看在还拥有一丝理智的人眼中,都十分令人胆寒。

    饶是这些驭妖师与妖怪们手上都沾染过鲜血,他们也不由冷汗如雨下。

    这场战役与其他的战役不一样。任何战役的军士都是为求生,而顺德的大军却是为求死。

    渐渐的,他们人数太多,竟然一层搭一层,用尸骨与飞灰,在结界之外累积成了一座山。

    其高度几乎都要漫过玄铁城墙。

    “他们要死,那就让他们来。”纪云禾说着,她在城墙上挥手下令。

    结界之内,城墙之上,徐徐升起一股狼烟,紧接着,边界十数个城墙之上皆升起了烟火,城墙旁便是纪云禾打下的结界桩子,黑色的狐火在里面烧成通天的巨柱。

    纪云禾手中拈诀,脚下阵法光华一闪,光华如水滴平湖,层层波浪涤荡开去,没入大地。

    黑色狐火转而升腾起两股狐尾一般的火焰。火焰飘在城墙之外,似尾又似两只巨大的手,在结界之外横扫而过,将扑上来的傀儡们尸首堆积对的尸山尽数抚平。

    黑色火焰呼啸着在地上横扫而过。

    而纪云禾拈诀之时,却让那一端的顺德看见了她。

    遥隔百丈,顺德眉眼一沉。

    她在那巨大的轿子之上站了起来。

    风声从她身后呼啸而来,拉动她的衣袂,顺德轻描淡写似的从身边的人背后取了一根羽箭下来,没有用弓箭,她握着羽箭,宛似在玩一个投壶的游戏。

    而她的“壶”,却是百丈之外,结界之内的纪云禾。

    顺德一勾唇角,手中羽箭随风而去。

    箭如闪电,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眨眼之间,它便已经破开重重飞灰,刺穿不知多少她自己傀儡的尸体,径直杀向结界之后的纪云禾。

    城墙之下的黑色火焰挥舞过来,似要将羽箭挡下,可在在它靠近羽箭之前,便被随箭而来的巨大气浪推散。

    箭穿过黑色火焰,在火焰中留下一个圆形的空洞,空洞的背后是顺德倨傲的笑容。

    羽箭尖端被火焰结界挡住。

    “咔”的一声。

    巨大的光华之后,羽箭灰飞烟灭,同时也将纪云禾身前的火焰结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